影视文创分会第二期云沙龙成功举办

2020-05-18|点击量:242

 

2020510日,上海交通大学校友会影视文创分会第二期云沙龙活动成功举办,近9000名纪录片从业者与爱好者,在云端与校友嘉宾们共度了一个美好的纪录片之夜。本次活动由上海交通大学校友会指导、上海交大校友会影视文创分会主办,与哔哩哔哩、大象点映、澎湃新闻联合承办。

2004级人文学院校友,上海汐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CEO兼创始人华凌磊担任此次活动的主持人。

 

话题一

在今天

为什么我们要去做纪录片,

为什么我作为观众,去看纪录片?

惠晓萌是哔哩哔哩纪录片频道的主编, 拥有纪录片、纪实真人秀领域9年的从业经历。她主要从平台的角度分享这个话题,她觉得纪录片还是有非常垂类、忠实的一波用户,以及从新的互动式、纪实真人秀吸引过来的年轻用户,所以对于纪录片的趋势还是一个乐观的心态。但是创作者还是应该从平台价值、用户价值、内容价值等方面来思考自己想要表达的主题和受众,最后她分享了一个内容IP化运营的观点。

金莹是交大2005届媒传学院校友,上海电视台纪录片中心资深导演。她认为作为一个创作者,接触的题材、做调研,可以获得很多知识,找到各个领域最厉害的人,最后做成纪录片,整个过程是一个非常滋养的过程。我们的学业总有一天会终止,但做纪录片的过程中一直在学习不同领域新的知识。从观众的角度来说,很多观众觉得看纪录片是一个可以获取知识,知道世界上原来还有这样一群人,这样一个角落,这种快感是其他类型的片子不能替代的,这也是纪录片最大的魅力所在。

陈曦是澎湃新闻原创视频部栏目主编,她主要从澎湃新闻做纪录片的过程来阐述这个问题。她讲到澎湃新闻对于新闻的采访从来是不计成本的,但是最近两年开始考虑投入和产出的性价比,所以大多数是三五分钟的短视频,但是也会做长纪录片,只不过会根据不同的情况在一年中的不同阶段进行采访和制作。从中我们可以体会到纪录片的新闻纪实、为历史建档的概念,这也是如今纪录片领域一个重要的分支,也是纪录片存在的必要性,同时也可以感受到纪录片中新闻人的使命感。

刘俊是中国传媒大学首批“青年拔尖人才”、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责任博导组成员。他通过梳理纪录片在中国的发展历史,说明纪录片并不是一个圈层化的事物,只是到了新世纪前后,受娱乐化、商业化、产业化的冲击才成为了圈层化的事物,成为所谓的“影视艺术的贵族”,但是最近两年由于“网络纪录片”的出现大有重新“破圈”的势头,比如《人生一串》《我在故宫修文物》。因此他对于未来网络纪录片的发展抱乐观的态度,有可能和网络综艺、网络电视剧成为网络影视的“三驾马车”。

王志强是哔哩哔哩纪录片制片人,代表作《人生一串》、《历史那些事》等,因此他主要从B站平台来讲。他认在B站这样一个年轻人聚集的文化社区,用户在这个社区里创作、分享多元的文化和内容,纪录片既是内容又是多元文化的一员。从《我在故宫修文物》到《人生一串》等等这些作品都得到非常高的认可,意识到年轻人对优秀的纪录片是有渴望和渴求的。因此他认为纪录片这种有生命力的记录可以感动不同年龄不同地域甚至不同国家的人,包括哔哩哔哩的年轻人们。

吴飞跃是交大2003届媒传学院校友,大象纪录、大象点映 创始人,出品和导演作品多次获得包括柏林电影节在内的国际A类电影节大奖。他谈到做纪录片首先是因为喜欢,甚至是热爱。从创作者的角度来说,你喜欢拿起摄像机去观察、去记录,在这个过程你可以去思考,再通过后期剪辑完成自己的表达影响身边更多的人。纪录片是我们思考和表达非常有力的工具,因为它的DNA里自带真实的力量。人们对真实信息的需求未来会更加的强,纪录片所强调的真实的人物、真实的事迹、真实的情感在这方面会非常的有优势。

 

话题二

纪录片的昨天和今天是怎样的商业模式?

刘俊:纪录片无论是在形式上还是在创作者来说,很多时候艺术性、客观性、个人性和艺术性的表达往往就会容易与大众与商业产生鸿沟,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是难以逾越的。西方较早地把商业性和艺术性融为一体,未来我们可能会用更智慧的方式让商业和艺术相结合、让艺术与传播相结合,另一方面能给多元的纪录片生存的空间。未来当更加多元的状貌形成之后,我们未来会更加宽容更加自如更加从容,不同的纪录片各司其职,既能够保持纯粹的传统的纪录片的目标,同样的可以有纪录片商业化落地。

吴飞跃:过去的纪录片大多数是电视台在投资,模式很简单一种就是广告的模式,另一种就是外围的委托商业定制的模式。后来的众筹模式为纪录片的传播和变现带来了新的可能性。

 

话题三

纪录片特别是纪录片创作的过程中,有哪些坑?

怎么样去避免这些坑?

吴飞跃:第一,一定要找到懂市场、懂观众、有能力的制片人。第二,一定要有时间观念,第三心里要有观众,更应该把年轻观众放在心上,不能拍成自言自语不顾别人观影感受的。像B站这样子能影响年轻人是很了不得的一件事情。后期剪辑的阶段一定要能跳的出来不要陷在素材堆里,可以找好的监制或者剪辑指导,能够客观看待这些素材,发现素材的价值讲好故事。如果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影响他人,尝试电影审查,用自己的智慧处理自己的电影表达。

王志强:纪录片的创作者在创作纪录片的时候找到自己的受众,要围绕着受众来打造自己的纪录片,给用户一个比较完整的体验,这样用户对你的片子你的IP印象就会非常的深刻。

 

话题四

新媒体形式(VR)本身给纪录片艺术带来的挑战和机遇有哪些?

吴飞跃:我们希望在未来我们共同回顾今天这一特殊的历史时期,我们通过VR就像是打开一扇时空门,让未来的人们可以重回此情此景。VR在技术上今天已经能够达到了,在创作的手法来讲跟传统的是不同的。从4K8K涉及到缝合的技术在后期流程上是颠覆的,当然也是乐趣所在,未来还是很有机会的,目前发行的通路还是比较的狭窄。

在沙龙活动结束之前,吴飞跃校友进行了一个呼吁:如果你是影视行业的从业者,第一部影片一定要尝试纪录片,只有这样我们才会真正地认识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时代、我们的社会和周围的人,才能意识到自己的观察和思考是不是足够的深入,表达是不是足够的有力和能够打动人,这是未来做任何影片需要具备的基础能力。如果此时此刻你正在做一部纪录片,应该停下来思考是不是已经找到足够好的制片人、剪辑师、宣发团队、平台,这已经决定了你在传播和变现方面会绽放出多大的光芒和价值。

 

整个活动气氛热烈,主持人还增加了一个特别的抽奖环节,幸运观众获得了由交大校友会提供的棒球帽和庙门书签等礼品,掀起了观众互动的一轮轮高潮。